首页 评论 经济学人

酒精考验的酒经

2010-03-17 16:01

不会喝酒或者不想喝酒的人,在酒桌上就得自带橡皮筋绑住自己的舌头,坐那里老老实实地学哑巴吃菜,可千万不敢多嘴。否则,只会自讨苦吃,被灌得掉泪也找不着坟头哭。

 

前两天,上面领导来检查工作。听完汇报、看罢现场,并依例作了重要讲话之后,就进入了最后的酒精考验阶段。酒战酣畅处,几个中层干部端着杯子去敬上面来的大领导。原想,反正在场的人都已经活动开了,在比较乱套的情况下,趁机混水摸一下鱼,一起端杯比划意思一下也就能过关了。不料,此时大领导的心智清醒地很,看到几个“小不点”的酒杯里只是浅浅的一点,很不满意地说:“年轻干部就这水平?不行!倒满。”说着,亲自从服务员手中接过酒瓶,把几人端着的四量杯全部补满,自己随手端起半杯红酒,简单碰了一下,说了声:“干!”

 

前去敬酒的几个人这下子可傻了大眼。你看我,我看你,不知所措。大领导当然不会理会,反而颐指气使、升了一个八度再次“命令”道:“干了!怎么,没有执行力?”大有君让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味道。几个人被逼上了梁山,也就不再辩白,说一些诸如身体不好、正吃着药这样无用的话,比较自觉地、蔫不溜丢地端杯就着十八分的不情愿把辣辣的白酒一股脑儿地咽下肚去。本来,如此不好玩的游戏可以在大领导充满成就感的笑脸中结束了。大领导毕竟是大领导,临时起兴玩一把而已,和这些隔着好几层的“小不点”并不想喝出个四六来。正当几人点头哈腰,被灌了还满嘴说着谢谢谢谢,准备撤离的时候,其中有一人似乎很不甘心地诌媚了一句:“领导,我昨天刚上任,就参加这样的场合,真是太荣幸了。”或许,他是想在大领导眼时留下点印象,以后好提拔什么的。

 

讨好的话说得很一般,甚至比较俗气,没有多少技术含量。不过,倒也果真引起了大领导的高度重视。话刚落地,大领导已经扭过去一半的身子又转了回来,眼里迸出一束兴奋的光芒,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非常友善地说:“噢,刚上任?年轻干部更需要加倍历练,来,你再补一杯。”说完,又拿酒瓶把这位干部手中的杯子添满,盯着他说:“喝吧!干部不练不成才啊!”此时,这小子估计肠子都悔青了,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大嘴巴子。但事已至此,又不敢薄了领导的面子,也就只好强喝下去了。真是多嘴不要紧,只怕人灌酒啊!

 

这样的例子不少。还有一次,在政府操持的官民同乐的酒宴上,一位官员破天荒地离开座位,端了一盅酒去敬一位工作人员。工作人员当然受宠若惊了。赶紧端起酒杯,放得低低的,连声说着诸如荣幸之至的话。这个局面下,如果他一抬手,一仰脖,把酒喝了,这段小节目也就很快成为记忆了。但他在不合适的地点、不合适的时候,多说了一句不合适的话,当场得到了特殊的“宠幸”。他在端起杯准备喝的时候,很激动地说:“您这么大领导敬我酒,我怎么好意思喝?”官员见状,呵呵一笑,补充了一句:“不好意思喝是吗?那你换大杯。”于是,亲自叫来服务员,拿来一个大杯子,并满满倒了一杯酒递到他手中,再说道:“这回好意思喝了吧!”话赶话,没想赶出一杯酒来,真是惨不忍睹!

 

在这个官大一级压死人的社会,人微言轻的人在酒场上是不能呱呱乱说话的。万一把不住大门,那么那些话换来的,只会是一杯杯烧心的酒精,当了他人的开心果。人家正好闲着没事,缺目标找乐子呢,你硬要往枪口上撞,那还能赖谁?当然,这条定律不适用于位高权重者。他们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话说多说少和酒喝多喝少并没有必然联系。只要自己不想喝,没人敢去灌。

 

所以,对于不胜酒力,或者身体不适不能喝酒的人来说,酒场实在躲不开的情况下,只能用缄默来躲酒了。当然,躲也得讲求技巧。干巴巴地坐在那里硬躲,有时也是躲不过去的。有灌酒嗜好的人,当然不会放过每一个人。这种情况下,当其他人都端杯起身去敬酒时,自己也不要干坐着。同样端杯起身,随人流到处乱转悠。所不同的是,别人边转悠边忙乎敬酒,而你只转悠装着去敬酒。实在转悠累了,就硬拽住一个身份相近的人,装作很亲密无间的样子可劲地聊天,在谈笑间让那些酒精多多地在他人的胃口里散发迷人的芳香。这样的场合,没有人真正在意你,只要你自己不跳出来“勾引”别人的注意。

最让人讨厌的就是那些自己不喝酒,还要蛊惑别人喝酒的,甚至还要:“小*,你看领导已经喝下去了,难道还要领导亲自过来给你敬酒。”这样的家伙俺一律大杯子灌得他眼白以后一看到瓶子就打恶心才罢休!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