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分销

地方规划应着眼环太平洋和欧洲市场

2014-06-03 09:32 泛联

摘要:随着去年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的提出,越来越多的省份希望能加入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 21 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规划,很多省市还在研究新的丝绸之路线路。 如何看待各地新出的大批线路,如何看待丝绸之路经济带,如何解决区域布局中同质化的问题,江苏省社科院连云港分院

   随着去年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的提出,越来越多的省份希望能加入国家丝绸之路经济带以及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规划,很多省市还在研究新的丝绸之路线路。 

如何看待各地新出的大批线路,如何看待丝绸之路经济带,如何解决区域布局中“同质化”的问题,江苏省社科院连云港分院副院长古龙高接受了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 

新亚欧大陆桥仍是主干道 

21世纪》:韩国提出要建“丝绸之路快线”,是出于什么方面的考虑?中韩双方现在正在研究线路对接的问题,韩国距中国东北地区最近,东北省份也在加快布局。东北省份是否有必要加入丝绸之路经济带? 

古龙高:韩国提出丝绸之路快线,有两条通道、三个口岸可以选择:一个是可选择连云港口岸,通过新亚欧大陆桥通道到中亚、欧洲;二是选择大连或者海参崴口岸,通过西伯利亚大陆桥通道到欧洲。如何选择,关键看物流流向,东海岸选择海参崴,西海岸选择连云港或者大连。三个口岸中,连云港与海参崴可能更合理。大连只能讲与西伯利亚大陆桥有关联,但与中亚国家直接联系就少了。 

韩国提出丝绸之路快线,是因选择“海陆联运”是东亚国家的一大战略。海运时间长、有风险,陆上通道相对便捷、安全。多一条通道,对东亚国家来说就等于经济发展多一个载体。 

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应该是特定区域的事,并不是各地都要加入。丝绸之路经济带首先是一个“带”,要依托交通线发展。 

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交通经济带,古丝绸之路的本质就是服务于亚欧之间的商贸和物流通道。现在连接亚欧的国际通道有西伯利亚大陆桥和新亚欧大陆桥,其中新亚欧大陆桥就是沿着古丝绸之路展开的。 

21世纪》:黑龙江提出从绥芬河到欧洲的铁路,中俄联合公报进行了确认。另外新疆有3条东西大通道,云南有往南的泛亚大铁路,山东日照,河北沧州往西都有新的铁路一直到新疆和欧洲。这些后起的铁路通道,是否会发展成为新的丝绸之路? 

古龙高:这是现在亟待厘清的一个问题。丝绸之路经济带是一个国家战略,并不是所有线路都可以作为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的主体通道,有一些可以成为补充。 

黑龙江从绥芬河到满洲里再到欧洲的铁路,得到中俄联合公报的确认,但这条通道是依托西伯利亚大陆桥,物流取向主要是东三省,发展的是中俄关系,与我们讲的“丝绸之路经济带”不是一个概念。但是作为广义丝绸之路经济带的理念,把它加进去可以的。 

云南往南的泛亚铁路,目前境外线路还在纸上阶段。过去研究丝绸之路经济带铁路通道时,提到三条铁路,包括这条。未来运行成熟之后,应该有较大作用。所以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有一个“逐步推进”的原则。 

至于山东日照、河北沧州往西都有新的铁路一直到新疆,日照的这条铁路叫“中南铁路大通道”,全长1260公里,与陇海铁路几乎平行,但这条铁路是国家东西部运输煤炭的专线,是一条资源通道,不是货运主通道。 

河北邯郸到黄骅港的“邯黄”铁路,目前还只是刚开通不久,需要进一步发展。 

中国目前所有东西向铁路,最终都要接轨陇海兰新线,目前国内最成熟的连接亚欧的通道就是新亚欧大陆桥,这条线是主体。 

需要国家顶层设计 

21世纪》:各地对丝绸之路经济带好像有概念之争,新疆提出核心区,甘肃是黄金带,陕西是新起点,宁夏是战略支点,青海是战略基地和重要支点,对此怎么看? 

古龙高:各地都在定位,这是理性思考的表现。有的很合理,如甘肃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黄金带”,宁夏是建设“战略支点”,很准确。 

但有的要继续深入研究,比如西安如果提出建设桥头堡肯定没有异议,但是现在提出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新起点,可能中亚国家有想法,因为他们需要出海口,需要出海通道。如果丝绸之路到西安就没有了,对中亚这些内陆国家的意义就会逊色很多。 

一个地方定位是否准确,直接决定其发展路径与成效。大家进行理性定位本身确实很重要。 

21世纪》:河南、陕西、湖北、江西等越来越多的省份上报国务院,要求加入“一带一路”,会不会有扎堆的问题? 

古龙高:这个问题与上述相近,确实是太多太乱。中国科学院提出三条通道:大陆桥、管线、南线(西南公路),公路通道目前是弱通道,输油管线是单向通道,现在真正的黄金通道是大陆桥。大陆桥沿线省份,甘肃、新疆、陕西、河南、江苏等等应该属于丝绸之路经济带。其他省份,不能算丝绸之路经济带主体成员。 

我认为要“打中华牌,唱国际歌”,即从国家利益和国际战略出发。大陆桥经济带在整个国家战略中都具有重要的意义,如国家主体功能区规划中依托“两横”(指陇海亚欧大陆桥和长江沿线),“三纵”(指沿海、京广和包昆通道沿线)规划18个重点开发区域,其中6个在大陆桥经济带沿线,所以丝绸之路经济带依托新亚欧大陆桥,是国家利益的最大化。 

“唱国际歌”就是注意国家之间的互利共赢,不能以中国的利益作为唯一诉求,这样才能真正实现发展。如果国内各地都站在自己的立场上,在国内无序竞争,对整个欧亚大陆桥经济建设会有影响。 

21世纪》:各地一带一路建设中,一般都有自贸区或者保税区,比如兰州、西安、银川均设立有保税区和自贸区,如何协调发展?

古龙高:如果每个城市都跟国外单独谈,城市之间竞争会很激烈。现在需要在重要节点城市(如兰州、西安),设立自贸区和综合保税区。 

比如,中国现有的“渝新欧”“郑新欧”“汉新欧”,这些国际运输都要走大陆桥通道。东西向的通道承揽了南北向的物流,南北向的物流统一到保税区以后,重新编组,形成依托陆桥主通道的运行线路。这样,国家性的战略就有了。 

所以,如何在重要节点城市建设好自贸区和综合保税区,是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必须解决的重要问题。 

21世纪》:西北地区现在做的,更多的是与中亚、西亚以及阿拉伯国家的合作,与欧洲的合作不是很多,似乎有些同质化,对此怎么看?

古龙高:同质化的规划,一段时间后会阻碍发展。中亚国家的产品、资源、优势要素相似,只盯住中亚国家,把自己局限于一个特定范围,出现同质化是必然。 

应站在亚欧大陆桥整个线路的角度去看,中亚只是其中一个环节。丝绸之路经济带,连接的是环太平洋沿岸国家地区和欧洲市场,中亚是过程;欧洲和环太平洋沿岸国家和地区,是非常重要的两极。 

在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中,把握住整个通道,市场眼光就不一样了。这涉及跨省区的产业布局、交通规划和政策支持,不同城市功能、产业、物流等定位,需要国家顶层设计。 

在作出这样一个顶层设计、规划引领前,各省区之间的割据混战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经济带如何扩围 

21世纪》:首都经济圈规划最初范围很小,现在是扩大到京津冀全境,有无可能“一带一路”规划扩围,从最初的西部9个省份,逐步辐射覆盖到全国? 

古龙高:这种可能性会有,那可能是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发展的一个高级阶段,当交通从线到网的时候,经济带也可能从带状发展到片状。 

目前丝绸之路经济带建设已经惠及到许多地区,说明了丝绸之路经济带战略的“溢出效应”。这个战略会使很多地方受益,但是“溢出”不等于战略本身。

21世纪》:很多省市提了新的线路,通过铁路将长江经济带和欧亚大陆桥连起来,对此怎么看? 

古龙高:能够接上陇海-兰新线的铁路有很多,大部分南北走向的铁路都会与东西这条唯一的主通道交会。但是相连、相交不等于就是丝绸之路。 

但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就是大家都知道发展经济需要载体,“沿线(沿铁路线、公路线、沿水运)经济”将进入一个快速发展时期。

这方面有成果的经验,如苏南的沿沪宁线就是中国经济发展最快的地区,还有沿海地区。有些省不在丝绸之路主通道上,但是可以依托已有铁路与主干道相连。 

就是说,丝绸之路经济带概念提出来以后,已经形成一个效应——“沿线经济”发展效应。

责任编辑:泛联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