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分销

三大试点折戟,医药电商寒冬将至?

2016-07-15 11:40 韩权喜

专心攻城略地的医药电商们可能不曾想到,不仅网售处方药放开遥遥无期,就连OTC网售的监管政策也被收紧。

财经决策第一号ENNweekly«长按可复制)

5月底、6月初,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三大试点全部被叫停。天猫医药馆(95095平台)、1号店和广州八百方分别接到河北、上海、广东食药监局的通知,不再允许零售药品。

专心攻城略地的医药电商们可能不曾想到,不仅网售处方药放开遥遥无期,就连OTC网售的监管政策也被收紧。

从2005年京卫大药房上线开始,医药电商已走过十多个年头,但大多项目始终处于砸钱赚吆喝的阶段。此外,网上卖药还面临药品质量安全难以保障和追溯的质疑。

“医药电商要在激烈竞争中斩获一席之地,首先一定要明确消费者真需求。”北京鼎臣医药咨询负责人史立臣认为,未来的医药电商将以区域性为主,而具有全国连锁优势的药店及营销渠道遍布全国的药企或将脱颖而出。

监管收紧

因缺乏较完善的质量安全保障体系,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零售一直只限于试点。

根据国家食药监总局的规定,网上售药涉及两个资质:一是《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持证企业可以展示药品信息,但不能下单购买,要购买药品,只能通过点击跳转至有资质的网上药店;二是《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分为A证、B证、C证,以及A证基础上的第三方平台试点资格。

注:数据截至2015年底。

国家食药监总局先后于2013年、2014年向河北慧眼医药科技有限公司95095医药平台(被阿里收购)、广州八百方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纽海电子商务(上海)有限公司(即1号店)授予“互联网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试点”。试点期限均为一年。

此次被叫停,国家食药监总局和地方药监局并未说明原因。业内人士认为,一方面,因为试点早已到期;另一方面,与网上售药监管环节缺失、一些电商平台“抢跑”销售处方药等违规行为有关。今年5月,食药监总局发布公告,要求各地对药品流通领域违法经营行为开展集中整治,并在2016年9月30日前上报整治情况。

试点暂停后,天猫医药馆和其他两大平台只剩下《互联网药品信息服务资格证》和A证,只能做产品信息展示,不可直接在平台上交易。

这相当于给如火如荼的医药电商泼了盆冷水。2015年天猫医药馆交易额约67亿元,其中OTC药品占24.42%。试点叫停,意味着其近1/4的销售额将生变。

试点叫停,还意味着拥有B2C牌照的药店将不能在第三方平台卖药,只能自建网站。而天猫医药馆、1号店和八百方对于诸多C证持有企业来讲,能节省自建和运维网站的巨大成本,更重要的是,这三大平台庞大的点击量曾是不少B2C网上药店客流的重要来源。

这样看来,此次叫停势必会给C证持有企业带来困扰。5月30日,太安堂就在投资者互动平台上表示,天猫医药馆暂停药品销售对旗下公司康爱多网上商城会有一定影响,公司会努力将该政策对天猫销售的不良影响降至最低。

“未来天猫要开展医药B2C业务,或将采取跳转模式来运营,即在天猫医药馆平台上做药品信息展示,购买时跳转到持C证的网上药店进行。”天猫医药馆相关人士告诉《财经国家周刊》记者,这也是天猫医药馆在获取试点资格前一直采用的形式,即通过药品信息展示给持牌B2C网上药店引流。

不过,阿里似乎早已预知到该项政策变动。5月25日,阿里健康与百佳惠苏禾、德生堂、百草堂、康爱多等65家连锁药店宣布成立覆盖全国近百个城市的“中国医药O2O先锋联盟”。这正好比叫停通知发布早了两天。

记者日前登录三大平台,仍能对非处方药正常下单,甚至还有处方药展示信息。在天猫医药馆,记者尝试购买阿莫西林胶囊,处方上传并非必选项,下单后不到10分钟第三方商家联系到记者,在确认记者之前用过该药品之后表示,48小时内将安排圆通快递送货。在八百方和1号店,同样能经由“需求预订——电话沟通——药房配送——结算”的流程购买到处方药。

而按照《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审批暂行规定》,药品零售连锁企业通过药品交易网站只能销售非处方药,一律不得在网站交易相关页面展示和销售处方药。

天猫医药馆称,将按照河北药监局通知,积极配合停止第三方平台药品网上零售业务。1号店也表示,“最快在一周左右停止相关药品的销售”。八百方目前尚未公开发表相关说明。

蓝海泛红

四五年前,医药电商被视为一片蓝海,备受各路企业和资本青睐。

艾瑞咨询报告显示,2013年开始,国内医药电商关注度开始提高,2014年医药电商投融资数量增长了3倍。网上药店数量也不断增加,目前行业内参与者众多,市场竞争加剧。

图片来自:艾瑞咨询《2015年中国医药电商市场发展研究报告》

从销售数据看,2015年医药B2C电商交易额为152.1亿元,年增长率接近100%(2014年76亿),增速远高于医药市场10.2%的整体增速。但保健品、医疗器械、计生用品仍然是主力,医药电商的卖药属性并不足。

而且,从总量上看,相比医药商品销售16613亿元的总额来说,网络销售额占比不到1%。而2014年美国、日本和欧洲药品网络销售额分别占整体药品零售规模30%、17%和23%。这样看来,国内不到1%的比例增长空间巨大。

但有专家表示,受限于国家处方药政策禁令,短期内医药电商发展空间有限。

据了解,处方药占整个药品市场超过八成。不少企业布局医药电商平台,是基于国家层面放开处方药网上销售的预期。

2014年5月28日,国家食药监总局发布《互联网食品药品经营监督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明确提出“互联网药品经营者应当按照药品分类管理规定的要求,凭处方销售处方药”。

时隔两年,网售处方药政策放开并无进展,也没有落地的时间表。

史立臣表示,网售处方药政策放开,必须先解决四个问题:首先,确定药品的目录清单,撇除掉毒麻精放、注射类等药品、真正能够网上售卖的品种并不多;其次,互联网药品零售监管制度的确立;第三,建立符合国家GSP标准的物流配送体系,目前国内只有七乐康获批医药B2C物流牌照,尚处于试点阶段;最后,责任界定,网售药品一旦出问题,必须明确各方责任划分。

茫然无措之下,医药电商纷纷开始谋“后路”。正如其他行业一样,转型O2O被不少企业视为“救命稻草”,具体模式则花样翻新。例如,康爱多积极布局互联网+实体店,德开大药房则开启千城千店O2O,壹药网建线下体验店,还有一些平台标榜健康管理,等等。

但到目前为止,国内医药类O2O项目一直没有探索到稳定可期的盈利模式,电商大佬们同样是“摸着石头过河”。先行者如快方送药、送药360、药直达、叮当送药等O2O平台均主打“快速送药”,而此前送药O2O药给力因融资失败导致“一小时送药业务”暂停,则给这种单纯扮演快递角色、解决送药问题的模式打上了问号。

“医药电商平台应构建医药健康生态圈,而非单一的配送药服务。”史立臣认为,全国有40多万家药店,98.7万医疗卫生机构,消费者获得药品途径很多,并且其购药大多需要医生的建议或诊疗。

史立臣建议,一方面,医药电商平台转型O2O应更精准定位消费者的需求,专注于服务某一类人群或某个领域,比如糖尿病患者、癌症患者等,模糊的“健康管理”并不可取。另一方面,区域化方向是医药电商做大坐实的根本,线上平台应尽早布局线下发展,可通过布点式收购单体药店来布局真正的O2O,既能抢占大量的线下药店生意,也能对接医药分家及医保政策,同时还能配合线上发展。

责任编辑:韩权喜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