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SCM金融

备受争议的校园金融业务要如何规范发展?

2016-12-09 11:39 第一物流网 赵峰华

摘要:2015年大学生消费分期市场的规模超过250亿元。而进入2016年以后,仅上半年,乐信集团(原分期乐)一家的销售规模就超过了100亿元...

尽管大学生消费分期市场起步较晚,但得益于入学人数的稳定增长,消费需求的集中释放,以及早期大学生消费分期平台密集的地推攻势,该市场在过去两三年间迅速扩张。

根据艾瑞咨询的统计,2015年大学生消费分期市场的规模超过250亿元。而进入2016年以后,仅上半年,乐信集团(原分期乐)一家的销售规模就超过了100亿元,而它今年的目标是300亿元。   然而,2016年,接连不断的负面事件和突如其来的监管风暴让大学生消费分期这趟正在极速狂飙的“列车”踩了刹车,也让这个细分领域中的公司们陷入了发展的困局。 备受争议的校园金融业务要如何规范发展?   作为国内最早成立的大学生消费分期平台,分期乐在今年完成了它的第五轮融资,也在行业风暴来临之时完成了自己在商业模式上一次“蜕变”。此时的分期乐已不再是三年前那个垂直校园市场的分期平台,今年10月,升级后的乐信集团旗下已有包括针对大学生)和白领的消费金融产品分期乐、针对普惠人群(以蓝领产业工人为主)的提钱乐、互联网理财平台桔子理财,以及资产管理平台鼎盛资产。   面对竞争更为激烈的消费金融市场,去掉“校园”标签的乐信如何建立新的“护城河”?备受争议的校园金融业务要如何规范发展?   这些问题的答案关乎着这家“独角兽”公司的命运和前景。   分期乐的信用养成实验   成立三年多,分期乐的早期用户已经逐步走出校园,而这家曾经专注大学生消费分期业务的公司也希望随着它的用户一起“走出校园”。它重新定位了自己的用户群:18-35岁的年轻人。   “如果可以刷个脸、按个密码就可以借到便宜的钱,为什么还要交一堆材料去银行申请?”乐信集团创始人兼CEO肖文杰认为,基于对用户在校期间消费数据的积累,分期乐对这个群体有更清晰的人物画像,因而更有优势去为他们提供相应的金融产品和服务。   毫无疑问,信用养成体系的建立有助于分期乐维系原有的学生用户,同时随着他们步入社会而将业务拓展到更多细分领域。但硬币的另一面是,分期乐的商业链条也随着目标客群和用户需求的扩展而变得越来越繁复。   某VC合伙人告诉记者,大学生这个细分群体不管是在物理区域上,还是对产品的需求上来看都是高度集中的,而早期的分期乐正是凭借强大的校园地推和以苹果手机为代表的3C产品分期迅速做大规模。   “但如今,分期乐想同时推进业务的深度和广度,电商平台的SKU越来越多,客户从校内拓展到校外,场景也从线上延伸到了线下。这对公司的供应链、物流,用户的获取、风控,线下商户的BD、风控等等都提出了更大的挑战。”他表示。   “美团的地推、京东的电商、金融的风控、银行的资金,还有债权转让业务,我真没有见过任何一个公司商业模式有我们复杂。”肖文杰如是总结如今的乐信集团,“这是一个浩大的工程,但一旦建立起来也是一个壁垒。”   例如,在现有的乐信体系内,分期乐销售一次商品理论上可以获得三重收入。   一次是销售环节的商品差价,二是分期环节的服务费收益,三是分期债权通过闭环平台卖给投资人的中介服务费。   肖文杰认为,正是这种多元化的收入结构和商业模式让乐信在消费金融市场的激烈竞争中得以突围。“有些产品我可以零利润、甚至亏钱销售,因为服务费可以贴补收入;一些优质用户可以给出低费率,因为自有电商平台的获客成本较低等等。”   而当需要进一步拓展线下消费场景时,分期乐的首要目的是想把用户在线上积累的信用延伸到线下,通过提供丰富的消费场景来增加用户黏性,进而倒推用户注重自己的信用养成。   监管风暴突然降临   2016年,一场针对校园网贷的监管风暴突然降临,政策的走向几乎在瞬间左右了大学生分期市场的生死。   2016年5月,教育部、银监会发布《关于加强校园不良网络借贷风险防范和教育引导工作的通知》,随后,包括上海、重庆、深圳、广州等地方监管部门先后发出通知要求进一步规范校园网贷市场,并列出多项负面清单。   8月,银监会对校园网贷整治再次提出五字方针“停、移、整、教、引”,其中“停”针对暴利催收等违法违规行为,“移”指违法违规行为要移交相应部门,“整”是对校园“网贷”业务进行整改,“教”和“引”则涉及大学生教育。   监管的表态让大学生分期业务的合规性面临严重的质疑,而更为棘手的问题还有,包括“裸条”在内的一些负面事件接连出现,这也让那些提供大学生消费分期产品的公司在舆论上处于被动。   面对来自监管和舆论的压力,乐信一方面开始调整业务端,例如,线下地推全面退出校园,推出低息的助学贷款产品“乐助学”,另一方面试图投入更多的精力在大学生的金融知识教育上。   “相比业务的合规化,这些公司更大的挑战在于,校园金融市场要发展需要进一步推动校园信贷环境的净化和规范,以及学生群体金融意识的提升,而这显然不是一个短期内,或者靠一两家公司就可以解决的问题。”上述VC合伙人表示。   “走出校园”的新战场   今年下半年以来,除了乐信之外、包括趣店(原趣分期)、名校贷、优分期等占据校园网贷市场上份额最大的几家公司陆续宣布退出校园,并开始逐步缩小校园网贷业务的比例。   因为布局较早,乐信预计,截止今年末,其校内人群和校外人群所带来的交易规模将各占50%。   尽管从这个数据来看,乐信已经实现了从大学生分期平台到互联网消费金融平台的过度。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去“校园化”标签的它无疑进入了一个竞争更为激烈的市场。   近年来,随着中国人消费观念升级,消费金融需求提升,整个消费金融市场出现了一轮爆发式的增长。波士顿咨询公司和阿里研究院联合发布的一份报告预计,即使中国的实际GDP增速进一步放缓至5.5%,到2020年,中国的消费市场仍将扩大约一半,达到6.5万亿美元的规模。   诱人的市场前景也吸引了越来越多的参与者,包括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电商平台、P2P平台、垂直细分领域的分期平台以及专注蓝领市场的现金贷平台等都在涉足消费金融业务。   尤其,因为移动互联网打破了线上和线下割裂的情况,打通了线下产品销售和服务的生态。所以,无论是线上的商品购买或是线下的服务体验都成为消费金融天然的应用场景。   目前,包括3C、教育、旅游、租房、装修、医美等热门场景也成为各类消费金融公司竞相争夺的对象,一些热门场景甚至已有竞争过度的现象出现。   肖文杰认为,在未来消费金融市场竞争中致胜的关键无外乎几点:获客成本、资金成本、风控能力、运营效率,而这些能力综合起来才能形成真正的壁垒,缺一不可。   他以资金成本为例解释到,尽管随着市场利率的下降,目前通过P2P渠道获取资金成本有所下降,但基本也在13%-15%左右;而通过发行ABS或者与金融机构合作,资金成本在6.5%‐10%之间。   按照乐信的规划,它正试图成为一个涵盖线上、线下消费场景,并打通从供应链、到资产端再到资金端完整产业链条的“全能型选手”。只是,在时间成本昂贵的互联网时代,留给它成长的时间可能并不会太长。

责任编辑:赵峰华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