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综合

冷链物流发展二十年,为何仍长不出巨头?

2018-05-16 09:57 中冷联盟官微

近几年,冷链已然是一片红海;海上千帆竞发,你追我赶,十分热闹。但仔细一看,浮在海面上的大都是一些排水量仅几百吨的小船,甚至有的还是帆船,偶或可见一两艘大船,也就是“千把吨”,个别自称为行业领军企业的冷链公司,其销售额仅仅市场的百分之一不到。

而当人们放目远眺大洋彼岸的美国,表面上看,冷链似乎还是一片蓝海,没多少船,但却都是万吨级的,有的还是“航母级”的,在其周边,则围绕着各类为其服务且利益相关的大小船只。

这说明什么?相信大家心里都清楚。那么,为什么我们的冷链物流发展了二十多年,行业巨头却依旧不明显呢?

谋一域者难以谋全局

古人有一句话说得好:“自古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意思是,自古以来,不能从长远利益的角度考虑问题的,是不能够筹划好一时的;而不能够看透全局来谋划事务的,便没有谋取(治理)一个地区的才智。这句话的后一句反过来说,就是:“只谋一域者而难谋全局”。

对于冷链物流来说,全局是什么?就是全国的冷链物流市场。然而,行业现实却是,我国90%的冷链企业是区域性的,或者是以运输为主的,这两个特质制约了我国冷链的发展水平,导致行业至今没有出现特大型企业,更不要说巨头企业了。相反,国外发达国家冷链物流巨头企业不仅面向全国,而且还面向全球市场,且大多都是以仓储为主,其运输业务大多外包,尤其是美国的冷链企业。

如全球第一大冷链企业——美冷,拥有将近22%的全球冷链物流市场份额,其冷藏库规模已达二亿零五百万立方英尺,并在美国九个州的不同地点提供地区性及全国性的分销服务。

再比如作为全球食品温控仓储行业规模最大公司之一的普菲斯公司,已在美国设计、建造、运营27座先进大型冷库,并逐步在亚洲、非洲以及南美洲开展全球冷链仓储服务运营。

美国冷链物流仓储前五强:普菲斯冷库、美国冷藏公司(USCS)、AbleFreight等公司冷库容量占到美国63.4%,集中度相对较高,已经在行业内形成领导地位。而与之相比,截至目前,我国尚没有一家可以面向全球甚至全国的冷链仓储企业。

之所以如此,源于发达国家与我国冷链物流行业模式的巨大差异。这种差异最显著的体现就是在专业分工明细层面上。美国冷链物流市场的分工非常明确,各方参与者各司其职、环环相扣,运输方只负责提供运输卡车及司机,将货物运送到指定地点;仓储方只负责在确定时间进行卡车卸货,将货品存放到指定温度的冷库中;维修公司只负责根据求救电话进行抢修;冷链平台则需要负责联系以上各家公司,从而完成整个冷链链条的节点连接。相比之下,我国冷链物流行业专业化的分工体系尚未形成,大部分企业提供一揽子服务,即所谓综合供应链服务。

企业超强整合能力缺乏

我国冷链行业发展还不均衡,行业集中度相对较低,缺乏具有超强整合能力的冷链企业。运营分散的现状使企业各自为政,无法形成规模效应,从而进行优化调度,拖累了冷链物流行业整体盈利水平。

面对国内冷链物流小而散的市场现状,今后一定会是一个淘汰小企业的过程,行业会逐渐集聚在一起,将资源整合形成巨头。而且,在未来,冷链物流行业肯定是数据主导的趋势,无论“大B、中B”,企业的外包物流业务不可能只由一家物流公司解决,表面上可能是由一个公司提供解决方案,但实际上是分包出去,各个部分协作完成。据相关行业协会统计,2017年我国冷链市场已达近4000亿元,但据市场反馈数据,全国冷链物流市场中最大的一家企业,其市场占有率仅占1%左右。行业集中度也较低,前100强企业只占市场份额10%。

大家知道,相比于欧、美、日本等国家,我国的冷链物流起步晚,很多第三方冷链企业是由原来的运输公司或车队,换了个物流公司名字而已,企业技术、管理和资金的综合实力,还是在冷链物流的路上开车的“新司机”。

但在近年来,这一状况有所改变。一些大型物流及电商企业,例如京东、阿里、顺丰纷纷开始涉足冷链。这个趋势将会对冷链物流行业资源重组产生重大影响。尤其是,生鲜电商作为互联网和冷链物流、冷链消费的重要结合形式,未来有望获得广阔发展空间(从近年来生鲜电商销售额的高增速就可以看出)。

大型物流及电商企业的经营往往具有“垂直一体化”的特点,其投资冷链设备不会像传统食品加工、运输、分销企业那样只投资各自所需的单一冷链设备产品,而更可能对一站式、多品种,甚至全产业链的设备产生需求,并由此可能产生出综合实力更强大,甚至在局部市场形成垄断的冷链物流巨头(类似美国SYSCO公司),这些巨头为了维护其产业链地位,可能会培养依附于自己的冷链设备制造商、仓储提供商、第三方物流商等,从而推动冷链物流产业集团化。

资本巨头仍在寻找投资对象

高额成本投入是影响冷链发展的主要因素。冷链初期投入和后续运营成本都高于普通仓库,普通仓库造价为400元/平方米,冷库由于需要配臵保温系统,所以造价高于2000元/平方米,建一座中型冷库成本至少2000万元。同时,冷库运营耗电量巨大,1平方米冷库月耗电至少为20元。除冷库建设和运营,冷链运输成本也比普通车辆高出40%-60%。受制于高额冷链成本,以冷链为核心竞争力的生鲜电商也难以盈利。尽管大家都明白,行业整合、技术提升和高额资本投入是推动冷链发展有效驱动力,但是行业整合和技术提升是一个长期过程,短期冷链启动却需要靠大额资本投入支撑,而已成型的大型冷链企业的可持续发展,更离不开巨额资本的支撑,特别是生鲜电商将越来越成为资本重点投资领域,这些都在告诉人们,冷链正成为物流行业下一个投资风口,关键是“拎着猪头找不到庙门”。

其实,国内外有投资实力的巨头企业,一直在关注着我国的冷链行业,投资的大门始终开着。从国内来看,近年来,冷链行业因电商巨头的介入而变得热闹非凡——天猫、菜鸟、京东、苏宁易购、顺丰优选等企业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