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资讯 综合

时机已到!物流巨头纷纷瞄上这块价值3.8万亿的细分物流市场

2018-05-28 10:33 亿欧

摘要:尽管医药物流市场未来前景广阔,但毕竟“隔行如隔山”!药品关系到人的生命健康,新入局的物流巨头们若要深度拓展这块市场,所需要的硬件设施、管理系统、专业人才都是普通的时效性运输业务所不能比拟的。

大家还记得两年前,那起震惊全国的山东非法疫苗案吗?价值5.7亿元的疫苗未经严格的冷链运输就销往全国24个省份。这给整个行业敲响了警钟。

药品的安全问题与我们每个人都息息相关。您可能不知道,疫苗类制品、注射针剂、酊剂、口服药品、外用药品、血液制品等医药冷藏品的销售金额占我国医药流通企业总销售额的10%左右,这些医药品一旦出现物流过程不当,将导致严重的后果。

根据最新数据,2017年,我国医药物流总额3.02万亿元,同比增长11.3%。按照每年8%的增长速度计算,预计到2020年,我国医药物流总额将达到3.8万亿元。如此巨大的市场,集中度却并不高,医药分销网络较为分散,且地域差异比较明显。

在全国1.3万家左右的医药批发企业中,大部分是地域企业,覆盖省份少,市场占有率低。而全国性的流通龙头企业目前只有国药集团、华润医药、上海医药与九州通4家,占有市场份额约为30%。

医药物流门槛高,问题着实不少

医药物流在我国起步晚、基础弱,就目前的发展看仍存在一系列问题,对整个行业尤其是中小医药物流企业是极大的挑战。

物流观念落后

医药流通中的服务观念、管理水平与市场要求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多数企业领导对物流中心的认识不足,多数医药流通企业的仓库千篇一律,以传统的运作方式处理货物,效率低下。

信息化程度滞后

医药供应链应该是一个闭环的生态链,但受技术条件限制,我国医药冷链物流从供应链顶层到底层涉及医药制造商、供应商、分销商、零售商等物流节点,没有实现完全联网,各环节采用各自独立的管理方式,无法实现各环节相互之间各种因素的继承与组织协调,难以实现信息共享,也就难以对药品及环境等信息进行跟踪、预警和追溯。

费用高

冷链运输是医药物流的重要部分。和普通运输的成本相比,冷链运输的成本要高出80%,但冷链物流的利润仅为20%左右。同时,我国医药冷链物流中的设施建设费用、电费、检测费等均处于较高水平。

某知名医药公司技术人员透露,建立一个冷链仓库至少需要100万元以上的资金投入,相较于普通仓库400元/平方米的造价,配备保温系统的冷库则需要3000元/平方米以上的造价。并且,为了保持仓库温度的均匀性,需要花费高额的电费,1万平方米的冷库至少需要20万元/月的电费。加之每年的检测费用,即150平米以下的仓库检测费为8000元,冷藏箱验证费用为1200元/个。

专业人才匮乏

近年来我国物流产业蓬勃发展,企业对物流人才的需求量也逐年增加,但与之相应的物流人才教育却跟不上产业发展的步伐,既懂物流又懂医药的人才偏少,全国各地医药物流人才缺口很大,至于物流领域的新兴产业——药品冷链物流,人才缺口则更加严重。

物流大佬入场,传统企业有胜算吗

无论是配送时效、覆盖范围还是物流运作效率,传统医药商业公司都比第三方物流企业逊色,但真正给后者进入医药行业自信和动力的是政策。

为加快医药物流的发展,2016年2月,国家取消了从事第三方药品物流业务的行政审批事项,第三方物流符合标准即可进入医药配送。随后,国家又多次发布政策,鼓励绿色医药物流的发展。近日,国家邮政局局长马军胜明确表示,要引导邮政、快递企业加快发展冷链、医药等高附加值业务。这将加快第三方物流进入医药领域的步伐。

中国邮政

中国邮政是最早在医药物流配送领域布局的第三方物流机构之一。早在2006年,中国邮政就开始在宁夏试点配送药品,并很快取得GSP认证证书。随后几年间,中国邮政又相继在甘肃、内蒙古、安徽等地试点。中国邮政的网络优势目前在国内无人能望其项背,尤其是在一些农村地区,像国药集团、九州通这种网络基本覆盖全国的公司,有时候还得与中国邮政合作才能完成配送。另外,各地邮政与当地政府之间的良好互动,也是其他公司所不具备的。

顺丰

2014年3月,顺丰单独成立了医药物流事业部。目前,顺丰医药取得了GSP认证及第三方物流许可,规划自营医药仓7个,已落地4个(广州、南京、成都、西安),总仓储面积超过80000平方米;已建成投产26个专业医药中转场,零担干线网络覆盖全国22个省、逾960个区县;服务客户有哈药集团、华润三九、赛诺菲制药、广药集团等。

京东

京东同样不甘落后。4月8日,京东医药物流与安徽华源医药在安徽太和华源物流园区签署了医药云仓合作协议。目前,京东医药物流已在山东、湖南、河北、安徽等地开展业务,和国药集团、红运堂、华潍药业、福康药业、广林药业进行合作,可提供符合GSP认证要求的商品验收、入库、存储、养护、出库等服务,覆盖干线配送、终端配送等各环节。

DHL

DHL等外资巨头也踊跃“入伙”。2017年8月,上海医药集团与DHL中国签署合作协议,共同拓展在医药、大健康产品、医疗器械领域的第三方物流仓储、配送及增值服务等业务。

不可否认,物流大佬的进入,会对传统医药配送企业产生巨大威胁。让诸多中小医药流通企业转型做配送,和这些快递公司竞争,根本没有胜算。如果从这个角度看,中小医药流通企业衰败毫无悬念。

但医药物流对第三方物流企业来说也存在一定的挑战。药品不是普通商品,配送需要有专门通道,普通商品误投迟投,影响的只是效率,而药品误投迟投,影响的则是健康和生命。第三方物流企业若要深度拓展这块市场,所需要的硬件设施、管理系统、专业人才都是普通的时效性运输业务所不能比拟的。

在业内人看来,无论是京东还是顺丰,业务开展并没有设想的顺利。一方面是专业人才的欠缺,医药物流的人才现在还是集中在传统的医药商业公司,尽管上述两家公司都从行业储备了不少人才,但总体还是不够。同时,监管还没有完全放开、门槛还在。这也是顺丰、京东等公司不能单独进入,而是必须收购当地医药公司,或与当地有GSP资质的商业公司合作的原因。

另外,对于药品运输和使用环节,药监局、商务部、交通部还存在监管盲区,这也是制约社会物流彻底进入医药行业的因素。

尽管目前还存在这些制约因素,从长远看,快递公司全面进入医药行业,只是时间问题。或许不久,还会有更多公司进入,比如申通、圆通……

返回首页
相关新闻
返回顶部